对于名校毕业的学生往往有着美好的未来,特别是在如今社会对名校毕业生身份的认可,导致了很多人对大学毕业生产生了这样的认知。

那就是如果在本科阶段没有就读985或211高校就算是考研读博就读了更好的大学,似乎一辈子也难以翻身,因此所谓的金本银硕铜博就深深地刻在了很多人的记忆当中。

其实硕士就读期间的张进生还算顺利,三年就毕业了,后来又在北大读了博,但在读博期间,张进生却没有了那样的幸运,在北大读博期间的张进生,在90年代中后期因为抑郁症而休学,甚至因为超过了休学时间未能来北大继续就读而被劝退。

不过拿到博士学位后,就业前景还是十分广阔的,博士作为学历当中最高等级,在如今的社会中人才依然是寥寥数几的存在,就算是普通双非院校毕业的博士也有不错的未来,更别说名校毕业的博士生了。

提到这个名字对于不少人来讲有些陌生,但如果你年龄在40岁上下的话,应该多多少少听过这位学霸当年的新闻或者经历,张进生出生于湖南,作为家中的幼子,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张进生自小读书成绩出众,最终父母还是将其供了出来。

虽然有人吐槽如今大学生遍地,高学历不再吃香,但事实却摆在面前的是博士生占比依然很少,每年我国毕业的博士生依然十分抢手,所以对于正在求学阶段的学生来讲,如果自己能力确实强还是建议一直读到博士,未来的竞争力会更大。

但要指出的是博士也有一些人高学历而低能力导致最终一事无成案例的存在,但这样的例子很少很少,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位曾就读211高校,后来逆袭考上北大硕博的60后学霸,曾有着广阔的未来,但在读博期间因抑郁症休学,至今没有拿到博士学位证书,甚至沦为了一名拿低保过活的普通人让人感到十分的惋惜,他就是张进生。

回到老家的张进生,没有太多的依靠,慢慢的沦为了一名没有生活保障的人,甚至如今还以救济为生,让人唏嘘不已,而张进生的经历给予了我们不小的启示,人生不单单要看过往的精彩,更要看将来的发展,对此你是如何看待的呢?

从01年开始近20年时间里因为抑郁症,张进生基本处在了北大博士肄业的状态,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曾经心怀悬壶济世之心的他却慢慢地被岁月和生活的挫折而消退了曾经的斗志。

但读博虽然很好却潜在了这样的一种风险,那就是读博难毕业,特别是在近些年来我国对博士毕业门槛的提高更是加大了难度。混日子对于读博学生来讲,这样的日子已经一起不复返,可以看到虽然和硕士有着相似的学制,原则上三年可以毕业的博士,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讲,四年五年甚至七年八年才毕业的是常事。

一开始的时候,张进生其实已经进入到了医院当中担任了三年的医生,但后来为了继续深造而考取了北大的硕士研究生,当时对于能够考上北大硕士的学生来讲算是很厉害的角色了。

在80年代初的时候,他以高分考上了省内的湖南医科大学(如今的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学习的也是该校最好的临床类学科,学医苦是很多人的共识,张进生也付出了很多,可以说在大学期间就读成绩等方面还是十分优异的,不仅成为了家人甚至成为了族人的骄傲,未来如果按照正常的人生走向,从名校的好专业毕业,将会有一个好工作。

根据《方案》,各地各学校要精准摸排和掌握返宁返校教职工和学生的健康状况。开学后,各学校要严守校门,加强封闭式管理,坚决做到未经学校批准学生一律不准返校,校外无关人员一律不准进校门,师生进入校门一律核验身份和检测体温,对有发烧、咳嗽症状者一律实行医学隔离观察,不服从管理者一律严肃处理。要做好开学前后的教学衔接,精准掌握学生居家学习情况,诊断评估学习质量,有针对性地制定教学计划,保证线上教学与开学后教学工作有效衔接。对不能按时返校学生尤其是在疫情防控重点地区无法确定返校时间的学生,要落实个性化线上教学辅导。要加强对抗疫一线人员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等重点群体的学习指导和关心关爱。

其实则不然,如果有能力就算是没有考上大学未来也会闯出一片天地,但不可否认的是名校毕业的学生成功的几率会更大一些,而且具有高学历的人往往成为了社会的精英,从人生的长远发展来看,更是如此。